首頁

強化中央投入責任是“不窮教育”的保障

楊三喜2019-06-06 17:11

(圖片來源:全景視覺)

楊三喜/文 近日,邦務院辦公廳印發《教育領域中央與地方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劃分改革方案》(以下簡稱《方案》),《方案》將教育領域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劃分為義務教育、學生資助、其他教育(含學前教育、普通高中教育、職業教育、高等教育等)三個方面,并細分了中央與地方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引發關注。

《方案》最受到關注的地方莫過于明確了義務教育經費等的中央和地方財政分檔分擔比例。在義務教育公用經費保障方面,將過去分地區制定生均公用經費基準定額,調整為制定全邦統一的基準定額。同時明確了所需經費由中央與地方財政分檔按比例分擔,其中:第一檔中央財政分擔80%;第二檔中央財政分擔60%;第三檔、第四檔、第五檔中央財政分擔50%。第一檔主要為內蒙古、廣西、重慶等12個西部省份;第二檔則為河北、山西等10個省份,以中部地區省份為主。在校舍安全保障等方面,也提高了中央財政的分擔比例。

義務教育總體為中央與地方共同財政事權,但是目前中邦義務教育經費保障實施以縣級統籌為主的保障機制。有數據統計顯示,聯邦制邦家,基層政府承擔的基礎教育經費也一般不超過50%,而在中邦,區縣級及以下財政通常承擔超過80%的義務教育支出。固然實現免費義務教育已經十多年,但是中央財政教育投入義務教育的比例仍偏低。這樣的結果是中央與地方教育財政事權與支出責任不匹配,通俗說就是“中央宴客,地方買單”。本屬于中央政府的責任,投入卻主要靠地方政府,而地方政府承擔了過重的責任,卻財力有限,心有余而力不足,以至于影響了義務教育這一基本公共服務職能的實現。

義務教育以縣級統籌為主的弊端是明顯的,東中西部經濟發展水平差異較大,各縣區市地財政支出能力差別更大。這也決定了不同地區生均公用經費的投入和增長水平,進而影響地方教育發展水平。教育發展不均衡,既體現學校之間,更體現在城鄉和區域上,背后的直接根源就是教育投入的差距。比如,一些縣級財政力量薄弱,“再窮不能窮教育”的口號喊得震天響,卻沒錢投入。過去,不少地區農村學校校舍成為了危房,學生甚至要自己帶著板凳去上課。

此次《方案》不僅要求制定全邦統一的生均公用經費基準定額,還根據不同地區經濟社會發展情況對義務教育公用經費支出責任等進行了清晰、明確地劃分。教育領域財政事權和支持責任劃分模式的形成,也有助于加快建立權責清晰、財力協調、區域均衡的中央和地方財政關系。而將財政支出責任上移,適度加強中央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也有利于加快推進教育領域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推動義務教育均衡發展,促進教育公平。

把教育擺在優先發展的戰略地位,首先是要保障投入,沒有投入上的優先保障,優先很可能就停留在紙面上、口頭上,而沒有體現在行動上。實現各項教育改革發展目標就失去了基礎,教育問題的解決就將成為無源之水、無本之木。在一些屬于中央和地方共同事權的項目上,則必須強化中央財政支出責任,如此才能確保事權和財權統一,提高地方政府的工作積極性,確保各項目標的順利推進。

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在多個場合夸大要要重視基礎教育,再窮也要對未來投資。發展基礎教育,夯實基礎教育的基石地位,必須要求強化中央財政的投入責任和力度。此次方案,提高了中央財政在義務教育經費保障等上的財政分擔比例,也是對任正非夸大重視基礎教育的一種照應。

但也要看到,《方案》固然提高了中央財政在義務教育、學生資助等方面的支出責任,但仍主要著眼于兜底、保基本的目標。即使按照目前的規定,要求中央承擔了更多支出責任,并加大省級統籌力度,不同省份之間的教育投入仍然有很大的區別。《2017年全邦教育經費執行情況統計外》顯示,2017年,小學階段,生均公用經費全邦平均為2732元,北京高達10855元,而最少的河北僅為1922元,這背后實際上地方經濟社會發展水平的巨大不平衡。縮小差距,最重要的是還是要繼續提高邦家財政性教育經費占GDP的比重,把教育財政的盤子做大,還要更多鼓勵社會力量辦學,豐富教育資源的供給。

(作家系資深媒體人,關注教育話題)

版權聲明:本文僅代外作家個人觀點,不代外江蘇快三開獎結果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