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央企股權激勵改革:為什么有的集團受益,有的卻碰壁

王雅潔2019-06-14 23:34

(圖片來源:全景視覺)

經濟觀察報 記者 王雅潔 10%,是一家央企子集團近三年來的人才平均流失率統計數據。

6月10日,該集團相關負責人對經濟觀察報記者外示,近年來,專業人才的引進特別困難,原因之一在于,受工資總額限制,無法提供與市場相匹配的有競爭力的薪酬待遇。

曾經面臨相似問題的,還有中邦電器科學研究院股份有限集團(下稱“中邦電器院”)。

自上世紀80年代開展科技成果市場化探索以來,中邦電器院一度在吸引、留住和激勵科技人才方面進行過很多嘗試,不過由于多重因素制約,人才流失問題始終未能得到有效解決,現有業務也大多經歷過“培育-發展-核心團隊流失-再培育”的歷程。

上述問題正在迎來一場自上而下的改革。

連日來,邦資委接連發聲,為央企股權激勵改革開釋政策利好信號。

2019年4月28日,邦務院正式印發了《改革邦有資本授權經營體制方案》(邦發〔2019〕9號,下稱《方案》)。6月3日,《關于印發<邦務院邦資委授權放權清單(2019年版)>的通知》(下稱《清單》)發出,“股權激勵實際收益水平不納入本單位工資總額基數”正式被寫入文件中。

更加細化的央企上市集團股權激勵配套操作方案,正在研究制定中。

經濟觀察報記者獲悉,在配套方案出臺之前,已有央企內部出臺了關于混合一切制改革和中長期激勵的指導意見,推動股權激勵改革變成實際。

按照邦資委的要求,2019年,對于尚未嘗試實施邦有科技型集團股權和分紅激勵的中央集團,原則上在年底前都要求實現破冰。

不過,并不是一切集團都能如科技型集團一般,順利躋身股權激勵改革的陣營。

誰在領跑

誰是這一輪央企中長期激勵機制改革的最初受益者?

科技型集團是嘗鮮的改革先行者。

作為邦機集團所屬的40家轉制科研開發和勘察設計院所之一,中邦電器院地處我邦改革開放的前沿地區——民營經濟最發達的廣東省。頭頂集團“科研院所市場化改革先行者”的帽子,中邦電器院順勢成為最早一批“吃螃蟹”的改革集團。

2016年底,中邦電器院迎來一個轉折點,被邦務院邦資委選為中央集團首批員工持股改革試點集團。

正式開始推行激勵機制改革的中邦電器院,首要需要回答的問題即為,誰來持股?

經濟觀察報記者獲悉,中邦電器院當時的選擇是,將目光鎖定在崗位和業績關聯度上,按照30%比例確定持股員工規模,把員工在集團持續工作年限及剩余服務期限不少于三年作為員工持股的門檻條件。

該集團確定持股對象時,優先向科研、業務等“一線崗位”傾斜,將關鍵科研、市場開拓和業務骨干崗,作為重點激勵的對象,科研業務骨干在全部持股人員中的比例接近90%;按照對集團發展戰略和業務支撐的重要程度,劃定需要激勵的經營管理崗,并嚴控管理崗持股人員范圍。

更多的問題隨之而來,由于中邦電器院業務板塊較多、持股人數亦較多,如何按照市場化操作方式合理設立雙層員工持股平臺?考慮到集團三年內發展對新進骨干員工的激勵安排,中邦電器院采取預留部分股份(占集團股比1%)的方式,先由員工持股平臺代持,三年內逐步用于新進骨干員工的激勵,三年后授予新進骨干員工的持股份額主要來源于內部股份動態調整(包括退休離職人員的退出股份)。

在邦務院邦資委研究中心研究員周麗莎看來,率先推進科技型集團崗位分紅和股權激勵,符合邦家政策的現有導向。從2016年到2018年,相關部門多次出臺專門針對邦有科技型集團股權和分紅激勵的政策辦法,支持力度逐年加大。這也是中邦電器院等轉制科研院所率先成為股權激勵試點集團的原因之一。

與中邦電器院同樣跑在前列的,還有中邦建筑集團有限集團(下稱“中建集團”)。固然沒有如中邦電器院一樣成為首批員工持股試點集團,但是在2019年,中建集團被確立為邦務院邦資委創建世界一流示范集團的10家中央集團之一。

這給中建集團帶來了發展契機。該集團相關人士外示,中建集團2007年整體重組改制,發起設立中邦建筑股份有限集團(下稱“中邦建筑”)。2009年,中邦建筑在上交所上市(代碼:601668.SH),目前,中建集團持有中邦建筑股權比例為56.28%。中邦建筑成為中建集團股權激勵的實施載體和標的股票。

在邦務院邦資委鼓勵集團試點股權激勵的政策背景下,中建集團以中邦建筑上市股票為標的,實施了為期十年的中長期激勵計劃。

經濟觀察報記者從中建集團獲悉,2013年第一期激勵686人,授予限制性股票14678萬股(資本公積轉增股本前);2016年第二期激勵1575人,授予限制性股票26013萬股(資本公積轉增股本前);2018年第三期激勵2081人,授予限制性股票59991萬股(資本公積轉增股本后)。三期累計授出限制性股票11.7億股(資本公積轉增股本后),占集團總股本420億股(資本公積轉增股本后)的2.78%。在股票來源的選擇上,為二級市場回購。限制性股票來源可選擇二級市場回購和定向增發兩種方式。

除中邦電器院、中建集團除外,更多的央企股權激勵案例正在籌劃中。

誰在觀望

并不是一切的集團都能如愿躋身股權激勵改革的隊列中。

一名央企子集團負責人對經濟觀察報記者外示,2018年自己所在的集團就向集團申報了實施股權激勵的初步方案,但是沒有得到批準。

他說:“希望今年能夠啟動股權激勵,咱們現在一有機會就向集團申請,目前的思路是,如果2019年能啟動,初步思路是先做高管的股權激勵,等時機成熟了再擴大激勵范圍。”

由于該集團為上市集團,受信披監管限制,嚴禁對外披露更多細節。

經濟觀察報能了解到的信息是,與其同屬一家央企集團的另外近10家上市集團,沒有一家被批準推行過股權激勵改革。

2019年4月和6月,《方案》和《清單》的出臺給這位負責人帶來了些許希望。《清單》中提出的“中央集團控股上市集團股權激勵計劃報邦資委同意后,中央集團審批分期實施方案”,以及“支持中央集團在符合條件的所屬集團開展多種形式的股權激勵,股權激勵的實際收益水平,不與員工個人薪酬總水平掛鉤,不納入本單位工資總額基數”細項,讓他感受到了薪酬激勵不納入工資總額的利好信號。

原因在于,自2015年《中央管理集團負責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施行以來,央企負責人薪酬由基本年薪、績效年薪、任期激勵收入三部分構成:基本年薪是根據上年度中央集團在崗職工年平均工資的兩倍確定,績效年薪不超過其基本年薪的兩倍,任期激勵收入不超過其任期內年薪總水平的30%。

過去,固然沒有正式文件否認邦企實施股權激勵的收益不是投資性收益,但實際上邦企激勵機制改革都輕易不敢突破這根紅線,導致股權激勵收益大多和工資總額掛鉤,從而使股權激勵這樣的長期激勵失去應有的激勵目的。

周麗莎解釋說:“日后股權激勵變現的分紅利潤,不計入工資總額,能算作單列一塊,算是非常好的利好消息。”

上述利好信號同樣傳遞到了另一家央企上市集團內部,該上市集團董秘透露,在《清單》出臺前,2019年4月,自己所在集團的有關人員便專程與邦資委相關人士碰面,探討推進實施股權激勵的落地細則。

該董秘說:“現在相關政策剛出臺,咱們還在觀望,不知道具體怎么實施,不過政策趨向寬松確實是好事。”

這兩家正在為股權激勵落地作出努力的央企上市集團,均不是科技型集團。

邦資委數據統計顯示,目前共有45家中央集團控股的92家上市集團實施了股權激勵計劃,占中央集團控股境內外上市集團的22.8%,主要分布在通訊與信息技術、科研、設計、醫藥、機械、軍工、能源等行業領域。

周麗莎建言,未來激勵方式的探索可以多樣化,項目跟投、業績對賭都可以成為未來激勵改革的選擇項。

紅線

上述董秘用“打破上限”來形容《清單》中對于“股權激勵的實際收益水平,不與員工個人薪酬總水平掛鉤,不納入本單位工資總額基數”的新授權放權。

不過,邦資流失的隱憂亦需考慮。

邦務院邦資委副主任翁杰明曾在2019年5月16日的記者通氣會上說:“在實施中長期激勵過程中,必須始終堅持依法依規、公正透明,做到激勵與約束相結合,嚴格規范操作流程,防止邦有資產流失。”

上述央企子集團負責人外示,為規避邦資流失,在正式推行股權激勵前,需要周全考慮,設計好實操制度與方案。

如何找到推進股權激勵,又不會觸碰邦資流失紅線的平衡點?這個答案需要多方完善尋找。

截至目前,已經落地股權激勵改革的主體中,有集團受益,也有集團碰壁。一家航天類集團子集團人士外示,推行股權激勵以來,實際外現并不理想。

當然,更多的集團正在從中獲益。

數據顯示,中邦電器院的離職率已經從之前的10%下降到4.3%,且骨干人才流失問題基本解決。

通過改革,中邦電器院經營業績明顯提升,科研人員動力正在被激活。營業收入從2016年的15.8億元增長到2018年的26億元,復合增長率28.3%。營業利潤從2016年的0.92億元增長到2018年的2.27億元,復合增長率57.1%。

對于中邦建筑來說,股權激勵改革后,各級領導團隊一定程度上將股票解鎖業績條件當作自己的業績底線,個別二三級單位短期業績不夠好的,會自覺地以為自己拖了整個集團的后腿,不僅會感受到上司的壓力,也能感受到來自本單位其他激勵對象的壓力。

近6年來,中邦建筑凈資產收益率一直保持15%以上,凈利潤年復合增長率超過16%;2018年集團總資產18618億元、股東權益4293億元、營業收入11993億元、利潤總額718億元,均較股權激勵實施前翻了一番。

按照邦資委的要求,未來實施邦有控股上市集團股權激勵的對象,原則上依舊限于上市集團董事高級經理人員,以及對上市集團整體業績和持續發展有直接影響的核心技術骨干和管理人才。

版權聲明:以上實質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一切。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大邦資新聞部主任
長期關注宏觀經濟、邦企邦資等領域。擅長于深度分析報道、調查報道、以及行業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