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萬能險重回增勢:21家險企萬能險保費增速超100%

姜鑫 段茵喬2019-06-15 10:24

(圖片來源:全景視覺)

經濟觀察報 記者 姜鑫 實習記者 段茵喬 近日,監管正在研究提高保險集團權益類資產的監管比例消息在市場引起不小反響。作為“壓艙石”般的存在,險資的大步歸來給市場帶來了樂觀情緒。

當資金端被敞開門窗迎接的同時,保險行業的負債端也在發生微妙變化:兩年前被戴著“有色眼鏡”觀察的萬能險,在經歷過腰斬式的下滑后,一改沉寂態勢穩步抬頭。

一組行業數據記錄了萬能險的增長:2019年前4個月,壽險業務實現原保險保費收入12005.46億元,同比增速13.61%,而未計入保險合同核算保戶投資款和獨立賬戶本年新增交費5117.20億元,同比增長35.86%。

2000年前后,面臨利率下行經營壓力,萬能險與投連險、分紅險一起作為三大理財型保險種類被引入邦內。險資運用步步放開,銀保渠道不斷發力,萬能險也實現了從無到有,保費比重從零到三分(壽險保費)天下的發展。

此后,萬能險發展變了節奏:引頸壽險業保費收入大爆發,不斷被異化成為中小險企充規模利器,短資長投引發流動性擔憂,寶能萬科間紛爭起,2016年風云突變,監管多輪規范。

三年時間,昔日的萬能險早已變了模樣,告別了中短期的期限,褪去了附加險的形態,在回歸本源的潮流中探索新的可能;但也正是諸多限制,使得險企在提供財富保值服務時,更多的選擇了分紅險或年金險的形式。

經濟觀察報記者發現,固然增長回暖,但萬能險的銷售集團相對比較集中,而這在2018年的數據中已經有體現——萬能險保費收入前10的險企擁有近八成的市場份額。

本為抗通脹而生的萬能險在利率波動周期中有著自己的作用,而在大資管新規實施后,對于已經習慣“保底收益”的用戶來說,萬能險的最低保證利率亦有優勢。只是當投資端收益不斷下滑,萬能險還能保持當初的吸引力嗎?

恢復性增長

“現在大部分銀行理財產品收益都是浮動的,預期收益率都在2.5%-4.4%之間,預期收益率越高期限越長。如果想要更高的收益接受更長的期限,可以考慮保險產品,固然合同上的最低利率不高,但目前結算利率都在5%以上。”張葉(化名)面臨理財客戶經理微信上發來的介紹糾結起來。

在聽到客戶經理介紹目前市場上躉交產品不多,額度有限后,張葉對復星保德信旗下的一款萬能型兩全保險產生了很大的興趣。“起投金額10000元,最低保證利率為3%,目前的結算利率5點零幾,應該是算比較高的了。”張葉外示。

固然收益難以與前幾年匹敵,但無須置疑的是,經過一段時間的沉寂后,萬能險正在一步步收復市場。

經濟觀察報記者獲得的行業數據顯示,今年前4個月5117.20億元未計入合同核算的保戶投資款和獨立賬戶本年新增交費中,有超過4590億元為萬能險業務下保戶投資款新增交費。

這一增長速度,正是2018年萬能險回暖的延續。2018年,人身險集團未計入保險合同核算的保戶投資款和獨立賬戶本年新增交費8286.58億元,同比增長30.24%。在2019年2月,受開門紅因素影響,這個增長速度一度達到42.75%。

經濟觀察報記者發現,在許多銀行網點中,張葉所感興趣的結算利率超過5%的保險產品不僅一種,例如交銀康聯的交銀如意定投養老年金險(萬能險)最新結算利率為5.2%,而該產品的最低保證利率為2.5%;邦華人壽的邦華智多寶終身壽險 (萬能型)(E賬戶)最新結算利率為5.84%。但更多的產品結算利率多在4%-5%之間。

而在在剛剛過去的開門紅營銷季,不少保險集團為了沖規模曾推出不少高收益產品,記者發現部分已經售罄。

規模增長背后

哪些集團在發力萬能險?

公開數據顯示,96家人身險集團中,一季度有46家萬能險保費出現正增長,其中21家險企萬能險保費增速超過100%。市場份額上,呈現了集中地特點。保費收入前10的險企所占有萬能險市場份額超過了八成。

2018年,市場份額已經開始集中。數據顯示,2018年,代外萬能險的“保戶投資款新增交費”排名前十的險企分別為安邦人壽(2113.8億元)、平安人壽(1094.3億元)、華夏人壽(723.3億元)、邦壽股份(625.0億元)、富德生命人壽(559.4億元)、陽光人壽(259.9億元)、和諧健康(247.5億元)、天安人壽(222.9億元)、邦華人壽(221.2億元)和泰康人壽(208.9億元),“保戶投資款新增交費”市場份額分別為26.6%、13.8%、9.1%、7.9%、7.0%、3.3%、3.1%、2.8%、2.8%、2.6%,合計市場份額為79%。“與傳統保險相比,萬能保險兼具保障和投資功能,且合同中有最低保證利率,在相當程度上能滿足居民財富保值增值的需求,相對于儲蓄和其他理財產品,具有一定的競爭能力,其曾經的熱銷以及目前的快速增長,很大程度上是適應了市場的上述需求”,在談到萬能險的增長時,邦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險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如是外示。

在朱俊生看來,滿足市場需求外,萬能險的恢復性增長也與行業應對潛在風險有關。“2015-2017年,部分壽險集團銷售了大量的3年期躉交產品,2018、2019年是給付的集中期,部分壽險集團將面臨較為突出的現金流風險”。他外示,一方面,滿期給付和退保的增加帶來大量的現金流出;另一方面,業務收入急速收縮,在監管趨嚴的形勢下,部分集團的躉交業務規模快速下降,而期交業務增長尚不能彌補躉交業務的規模收縮,從而造成新單保費流入大幅減少。同時,部分集團續期保費收入的穩定性較差,當外部環境出現變化時,續期保費流入可能低于預期,保費流入壓力較大。這使得之前依賴新單保費流入補足給付缺口的模式難以持續,造成一些集團面臨較為嚴重的現金流風險壓力。

退保壓力可以在行業數據中探尋蹤跡,2018年,人身險業務退保金7210.11億元,同比增長17.85%;退保率6.83%,比去年同期上升0.31個百分點。

微觀層面,2018年,珠江人壽退保金從 2017年的 4.1億元,上升至134.89億元,增幅32倍;北大方正人壽去年退保金支出達4.09億元,同比增加247%;華夏人壽退保金為73.1億元,同比增長218.4%,其中,壽險業務退保金為72.5億元,同比增長220.1%。

萬能險起伏

風險與保障并存,繳費靈活、額度可調整、變現容易,自1979年誕生于經濟滯脹的美邦后,萬能險快速發展成為邦際壽險主力險種之一。2000年,在經歷過基準利率7次下調、壽險產品預訂利率降至2.5%后,太平洋壽險推出了收款萬能險,而就在這前后,中邦平安和中邦人壽分別推出了首款投連險以及首款分紅險。

隨著保險資金運用政策的不斷放開以及銀保渠道爆發,2003年至2016年,萬能險從17億元快速增至11860億元,占壽險總規模保費比重從0.7%增至33.9%。2018年,由于股市暴跌、萬能險結算利率仍維持約5%的高位等原因,萬能險業務帶動壽險保費收入大幅增長64%。隨后,受銀保渠道監管趨嚴、保費統計口徑調整、資本市場震蕩等多重因素影響,萬能險業務進入收縮調整期。

另一個節點發生在2012年,隨著保險資金運用市場化改革大力推進,部分中小保險集團以高現價型萬能險(中短存續期)推動萬能險爆發。一邊是更多的投資領域向險資敞開大門:創業板、優先股、創業投資基金、支持歷史存量保單投資藍籌股,增加境外投資范圍;另一邊是中小保險集團弱化萬能險的風險保障功能、降低相關管理費,憑借高現價和短期限吸引投保人,并通過激進的投資來覆蓋負債端的高本錢。2015年萬能險收入同比增速達95.2%;2016年3月萬能險收入累計同比增速達214%的高點。

2016年3月開始,保監會發布系列監管文件,對萬能險等中短續期產品的規模、賬戶管理、保障水平、結算利率、資金運用等進行完善和規范。部分險企資產負債期限錯配嚴重、對上市集團野蠻收購等行為拉開了“保險姓保、回歸本源”的監管序幕。2016年6月,萬能險保費當月同比增速降至-7.2%;2017年底,萬能險保費收入同比減少五成,占總保費收入的比重也同比驟下降16.20個百分點至18.19%。

大資管時代看萬能險

彼時,有市場人士外示,無論是被步步收緊,還是資產端受限,萬能險的“困境”,始于產品在邦內的“異化”,源于“產品的剛性兌付+險企的彎道超車+投資端的資產荒”。“異化”的最主要的外現就是高現金價值產品、保險理財型產品銷量大,“異化”的過程中,資產驅動負債的模式開始被推崇,即在資產端通過投資做大規模,在承保端通過高收益產品獲取現金流。

“萬能險只是提供了一種工具和選擇,使得保險這種純粹的風險保障的產品,有了更多金融的屬性,傳統壽險抵御的是生老病死的不確定性,而萬能投連產品是用來抵御利率的不確定性。此外,萬能險還增加了保險產品的信息披露深度,相對于傳統保險產品更為透明”。

一位保險從業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記者外示,問題在于部分集團通過萬能險來沖規模,甚至“掛羊頭賣狗肉”,使得萬能險一時間成了過街老鼠。這幾年來,針對市場上各種“異化”的產品、產品開發報備中的投機取巧以及在銷售領域存在的集中性的銷售誤導現象,監管層都進行了嚴格的清理與管制,目前已經取得了階段性的成果。

一位銀行理財經理對經濟觀察報記者外示,目前,除開門紅期間外,代銷的保險產品中躉交的并不多,有的萬能險的期限更是拉長至十年或更長時間。

“坦白說,目前的資本市場環境并不利于萬能險給出吸引人的結算利率,所以說不是最佳的銷售時期,但萬能險有保底收益率的優勢不能忽略”,上述保險人士稱,站在另一個角度,隨著居民財富的增加,大資管時代來臨,保險資金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參與力量,在統一監管、嚴防風險的監管思路下,萬能投連等理財型產品被正常的看待,保險資金才能發揮更重要的作用。

可以看見的是,萬能險正在變革。“期限變長、試圖在保障和投資方面保持適當的平衡,關注資產負債的匹配”,在朱俊生看來,這是轉型的正確方向,發達邦家的經驗也大抵如此。

但朱俊生以為,在這個過程中,行業有必要吸收此前的一些教訓,避免高用度率、高預訂利率或是為了短期競爭采取高結算利率策略,造成出現利差損風險、費差損風險,避免因為負債端的高本錢倒逼資產端的激進投資。

版權聲明:以上實質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一切。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