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寧波首富隕落記

洪宇涵2019-06-15 11:37

(圖片來源:全景視覺)

經濟觀察報 記者 洪宇涵 6月初,ST銀億(曾為銀億股份,000981.SZ)董事長熊續強的辦公桌上又多了一份要求集團兌付所售債券的涉訴材料,在2018年平安夜集團未能如期兌付債券后,作為集團法人的熊續強已經不止一次的成為被告。

2018年12月24日,銀億股份一紙公告宣布集團不能如期兌付債券“15銀億01”。彼時,不少投資者仍無法相信,資產規模達350億元、賬上還有近10億元現金的銀億股份,居然連發行規模僅為3億元的債券都無法償還了。

債券的違約僅是倒下的第一張多米諾骨牌。公告越日,銀億股份的股價開始連續跌停。此后,大股東被動減持、債務違約數額不斷增加、集團戴帽ST、業績虧損、獨董余桂明提出辭職等一系列負面事件相繼而至。“18年咱們的工作沒做好。”與網絡上的官方照相比,熊續強顯得有些疲憊,“但之前傳聞說我跑路了,我說就算一切寧波人都跑了,我也不會走的。”從一名插隊知青成長為余姚農藥廠的副廠長,再從寧波市局級干部下海走上地產開發之路,熊續強在2018年的胡潤百富榜上以295億元的身家排名第95位,曾有寧波首富之稱。

激進轉型

從杭州化工學校畢業后,熊續強的第一份工作在一個市級機關里。上世紀90年代初,寧波開始邦有集團減虧、扭虧的工作,1991年,熊續強被任命為寧波罐頭食品廠的一把手,當時寧波罐頭廠虧損嚴重,一年虧損的額度達兩三千萬,陷入了資不抵債的境界。而在熊續強上任一年后,這家老邦企就創造了“500萬元的利潤、出口創匯1000萬美元”的成績,當時寧波的外貿經濟尚未起飛,罐頭廠的創匯額能占全市創匯總額1/5左右。

在中邦城鎮化剛起步的 1994年,38歲的熊續強選擇告別體制下海經商。在1998年至2008年的十年里,熊續強創立的銀億集團依靠收購改造爛尾樓賺到了第一桶金。銀億集團總部的辦公地寧波外灘大廈也曾是爛尾樓之一,銀億至今仍被當地人戲稱是寧波的“爛尾樓改造專家”。同時,銀億也創造了寧波樓盤內多個第一,寧波第一個每平方米售價超過萬元的住宅樓盤“外灘花園”便是銀億的得意之作,該樓盤被評為“2004年中邦10大新地標建筑”。“銀億是寧波的本土老牌房企,屋子質量都很好。”一位持有銀億股份股票并且居住在銀億海悅花苑的投資者對記者談到。

在銀億集團的發展中,其收購了寧波罐頭食品廠、寧波木材廠、寧波電視機廠、寧波經濟發展總集團等一大批“老、大、難”式的大中型邦企中,分流、安置這些邦企的1000多名老員工。2010年,銀億集團第一次躋身中邦500強集團,此后連續8年入榜。2011年,已是寧波龍頭房企、全邦百強房企的銀億股份借殼ST蘭光,更名為銀億股份,進入資本市場。

2007年,熊續強看到了當時中邦工業化進程下煤、鋼鐵、有色金屬等資源類工業的發展機遇,在他的主導下,銀億集團開始把資源類工業作為第二支柱產業。通過投資,銀億集團在山西創辦了集原煤開采、煤炭洗選為一體的煤化工集團,并在廣西新建了當時邦內第一大鎂廠和第二大鎳廠。

2016年,熊續強計劃再次轉型,將主業簡單的上市集團銀億股份轉型為“房地產+高端制造”雙主業的綜合性集團。“銀億一直是一個綜合性的集團,九幾年銀億就已經在邦內設有制造工廠了,”熊續強向記者談到,“以前,很多寧波人住的是銀億建的屋子。而以后,銀億的產品有可能會越來越多地出現在寧波人開的汽車里面。”熊續強以為汽車市場正在發生變化,輕量化、智能化和電動化將成為主流,他想抓住這一趨勢,“汽車和房地產一樣,都是萬億級別的市場,咱們之前就已經開始布局了。”

2016年,銀億集團一口氣花了120億元收購了三家行業領先地位的邦外汽車零部件制造商—美邦ARC、日本艾禮富和比利時邦奇,并將其中兩家注入了上市集團銀億股份內。

2016年4月,銀億股份公告稱,集團將通過發行股份作價33億元收購控股股東銀億控股全資子集團西藏銀億旗下寧波昊圣100%股權,從而間接持有美邦ARC集團相關資產,同時向銀億控股募資配套資金8.25億元用于補充流動資金。根據相關資料顯示,ARC集團是環球第二大獨立生產氣體發生器生產商,其產品應用于汽車安全氣囊系統。這筆交易于2017年初結束,最終收購價格為28.45億元。

在4個月后,銀億股份又將業務范疇擴大至汽車自動變速器。銀億股份當時發布公告稱,集團作價79.81億元向銀億控股收購東方億圣100%股權,同時配套募資4億元。交易結束后,銀億股份通過東方億圣持有邦奇集團相關資產。根據資料顯示,邦奇集團是環球知名汽車自動變速器獨立制造商。

財通證券研究員彭勇在研報中稱,邦奇的電氣化DCT已經獲得PSA定點,未來將為PSA的多款輕混車型配套。與PSA合作意味著邦奇了獲得邦際主流廠商的認可,一方面有助于提升集團變速箱銷量,帶動業績增長;另一方面有助于鞏固邦奇的行業地位及品牌影響力。此外,邦奇與蔚然動力成立合資集團,規劃20萬純電動車變速器產能。蔚然動力是蔚來汽車下屬的電機電控供應商,合資集團的產品未來有望配套蔚來的后續車型。

“無論是邦奇還是ARC的技術,都是世界領先的。不然咱們也不會花這么多錢去收購了。”熊續強的兩筆大額收購讓銀億股份主營業務中迅速增加了汽車產物制造一項,也讓集團市值迅速膨脹,加上持有的*ST河化與康強電子的股份,熊續強的財富一度達到了近 300億元,超過了茅忠群、鄭永剛、李如成等甬系集團家,獲得了寧波首富的稱號。

高杠桿之殤

熊續強不僅是寧波銀億集團有限集團的董事長,更擁有諸如寧波工商聯主席,寧波商會會長,寧波市集團集團家協會的常務副會長等諸多頭銜,他治下的銀億一路摸索成為當地的標桿集團。改變營收結構后的銀億股份,也一度被視為寧波傳統房產集團轉型升級的優秀代外。

在變更營收結構后,汽車產物制造帶來的營收以 57%的占比逾越了銀億股份原主營營業房地工業務,成為第一主營營業。但一頭扎進汽車產業的銀億股份,迎來的卻是汽車行業28年來的首次下滑。據中邦汽車工業協會統計分析,2018年中邦汽車產銷量比上年同期分別下降4.2%和2.8%。“集團堅持‘房地產+高端制造’的雙輪驅動發展戰略。是保證集團在未來5年、10年甚至20年的發展。長遠角度看,集團還是有進步的。雙輪驅動下,集團會向上發展的。”盡管熊續強為銀億股份描繪了一個美好的未來,但汽車市場的萎靡給當下的銀億帶來了不小的沖擊。

 

銀億股份在 2018年營收與凈利雙雙減少。根據年報顯示,銀億股份去年實現營業收入89.70億元,較2017年的127.03億元減少37.33億元,降幅29.39%。凈利潤為-5.73億元,同比下降135.81%。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其凈利潤為-15.16億元,較2017年的5.80億元大降361.39%。注入上市集團的兩宗境外資產,不僅沒能結束業績承諾,其中邦奇集團在 2018年更是虧損近8億元,繼而引發了銀億股份超10億元的商譽減值。

銀億股份此前結束這一系列收購花費超過100億元,在克而瑞2016年的TOP200房企榜單中,銀億股份的年銷售額為61億元。大肆收購的熊續強自身并無充足的資金,他選擇了舉債與股權質押來支撐集團的轉型需求。

年報顯示,截至目前,銀億股份前十大股東中,銀億控股、寧波圣洲、熊基凱、西藏銀億投資、歐陽黎明為一致行動人,分別持有銀億股份22.91%、20.11%、17.67%、11.95%、0.39%,合計為73.03%,其分別質押9億股、7.04億股、7.12億股、4.80億股,合計占總股本的69.39%,股權質押比為95.02%。

而在業績下滑引發股價下跌后,高比例質押的控股股東與一致行動人不得不被動減持。ST銀億在 6月11日發布公告稱,2019年6月3日起至2019年6月6日收盤,銀億控股的銀河證券信用賬戶累計發生被動減持1,583,562股。本次減持后,銀億控股及其一致行動人共持有集團股份2,922,161,647股(其中信用賬戶持有集團股份65,926,681股),占上市集團股份總數的72.55%。“咱們也在緩解高質押的情況,目前來說集團控制權還是穩定的。”熊續強向記者談到。

期內,銀億股份還有多筆債務有所調整,如“15銀億01”債務未能如期足額兌付回售本金,已構成實質性違約。對此,銀億股份還曾提醒投資者稱,集團未能如期兌付“15銀億01”回售3億元本金可能會影響其他債權人對集團的信心,從而進一步減弱集團融資能力,加劇集團資金緊張局面。根據記者不完全統計,銀億股份于2018年末的負債總額約217.15億元,其中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約63.88億元,同比增加17.37%。根據銀億自己的公告,2018年集團控股股東及其關聯方對上市集團非經營性占用資金31.93億元。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仍有22.43億元待歸還。

此外,銀億股份獨立董事余明桂對年度報告投棄權票并提交了辭職信,他稱,集團治理及內部控制體系存在重大缺陷,關聯方資金占用及其可回收性存在不確定性,關聯方資金占用導致的應收款項壞賬準備計提是否充分存在不確定性。“余老師(余明桂)是一個非常負責的人。”一位銀億股份的高層向記者透露。

困境猶存

這并不是熊續強第一次陷入困境。成立銀億的25年里,他經歷過1997年和2008年的金融危機,2004年的樓市調控,以及從2011年開始長達5年確當地樓市低迷期。“主觀上,集團轉型力度比較大,用錢用得比較多。”熊續強向記者談到,“客觀上有三方面,最大的影響就是股票去年的暴跌。”由于資本市場大幅波動,銀億股份的市值從去年年中的400多億元,縮水至70億元左右。熊續強也向記者稱,自己低估了金融去杠桿的力度以及集團對資管新規的適應力,“金融去杠杠和資管新規也對咱們造成很大影響,咱們有充足的抵押物的,也有金融機構的授信額度,但是就是很難獲得自己。”他以為,三重效應的疊加,造成了銀億資金流動性的困難。

熊續強仍以為集團向高端制造轉型并非“一時腦熱”。“咱們不能因為市場的變化去質疑收購的選擇。市場是波動的,有高有低,我以為目前是最低的階段。咱們收購的都是技術領先的集團,盡管現在收入不好,但是 2019年會有所增長。目前有數筆訂單已經在談判的最后階段了,應該會在未來幾個月內有進展。”熊續強也不打算放棄自己“雙驅動”的布局,在2017年連續實施了兩次重大資產重組后,熊續強將銀億股份名稱由“銀億房地產股份有限集團”變更為“銀億股份有限集團”,“高端制造方面,集團會全面深化汽車核心零部件產業鏈,咱們在邦內也有工廠,后續咱們會把邦內的工廠和收購的集團做一個產業上的整合,往輕量化、智能化和電動化方向發展。房地產方面,咱們現在儲備的土地都是早年低價拿到的土地,解決好流動性問題后,會力爭新的項目盡早開工,在建項目按期交付。在今年四季度也可能會拿地。”

熊續強稱集團已經采取了多種方式,希望能夠在年底前解決集團的流動性問題,“一是咱們正在引入戰略投資者,經還沒有簽訂協議,但是目前進展順利。咱們做了很多工作,寧波市政府也給予了很多的支持;二是出售一部分資產,比如說山西的煤礦、廣西的鎳礦;三是引入產業投資者,從產業的角度進行合作。”

為了緩解資金困境,銀億股份早已走上了賣項目的道路,今年1月,銀億股份以6.63億元將湖州四宗地塊的項目集團轉予中邦奧園。此外,銀億股份的控股股東以及一致行動人在近期還數次減持了此前持有的康強電子的股份。但是與大額債務相比,出售項目與股份仍是杯水車薪。銀億股份2019年第一季度報告顯示,期內集團營業收入24.19億元,同比增長3.77%;歸屬于上市集團股東的凈利潤2985.52萬元,同比下降93.2%;歸屬于上市集團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3858.96萬元,同比下降79.68%。困境猶存,熊續強和他的銀億仍將忍受集團轉型帶來的陣痛。

 

版權聲明:以上實質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一切。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華東新聞中心記者
重點關注華東地區集團的業務發展與資本運作。
聯系郵箱:hongyuhan@quana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