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宮崎駿和《千與千尋》的神話

    光有一個通俗易懂的故事和好看的畫面還遠遠不夠,在不復雜的故事結構下,《千與千尋》的內核卻是極為復雜的。

    觀察家
  • 我的雙軌制價格改革的思路是如何形成的

    有人把“放”與“雙軌制”說成是兩種不同的思路,把“調放結合”說成是雙軌制,說明他們根本沒有真正理解什么是雙軌制。

    觀察家
  • 我的身體我做主——美邦墮胎爭論再起波瀾

    女性的權利和生命的意義,原本應該同為一體,只是這個世界不知還需要多少時間,方能看到兩者的統一。

    觀察家
  • 經濟學的“雙子星”:亞當·斯密和凱恩斯

    或許兩位先哲的生平和經歷還能夠告訴咱們一點,那就是:經濟學其實應該被視為是倫理學的一個衍生,在處理經濟問題時,咱們所秉承的決不能只有冷颼颼的理性,而更應該有一份溫情。

    觀察家
  • 華為一見

    如果用一句話來概括這次華為之行的整體感覺,那就是“百聞不如一見”。

    觀察家
  • “數據”的黑暗面

    個人數據越來越多地被用于商業甚至政治目的,但消費者和公眾卻不清楚哪些集團(機構)擁有了咱們的哪些數據?它們將會如何使用咱們的數據?它們憑什么擁有并使用咱們的數據……這個過程幾乎是一個“...

    觀察家
  • Facebook的加密貨幣能成功嗎

    盡管Facebook對Global Coin項目可謂蓄謀已久,但這個項目究竟能不能成功,Global Coin能否像扎克伯格想象的那樣,成為整個Facebook帝邦的通行貨幣?這一點,其實還存在著很多的疑問。

    觀察家
  • 特雷莎·梅的悲劇

    梅曾經被類比為“鐵娘子”撒切爾夫人,但只依靠強硬的態度而不對實際進行實事求是的體察,保持決策的靈活性和開放性,盲目效仿“鐵娘子”的最終后果只不過是東施效顰而已。

    觀察家
  • 如何最大化咱們的幸福

    咱們對幸福的重要性達成了驚人的一致:近代功利主義代外人物邊沁的倫理判斷原則便是,“最大多數人的最大幸福”。

    觀察家
  • 馮驥才:從城市到田野

    馮驥才這些年一直呼吁的文化觀念,如一只蝴蝶扇動翅膀,最終引起氣勢如虹的大風,從廟堂之高吹至江湖之遠,最后略過田野,飄進尋常百姓家

    觀察家
  • 經紀時代:中間人是如何創造價值的

    曾經咱們以為,互聯網本身將成為“終極中間人,全世界的中間人”,屆時交易中涉及的人只有真正的買方和賣方。但事實上,中間人卻并沒有消失。而且,似乎反而越來越強大。

    觀察家
  • 近藤大介:令和時代的日本

    “令和日本”并不是回歸到江戶時代,也許是朝著北歐高福利社會演變。

    觀察家
  • 民主黨面臨的關鍵挑戰

    民主黨在大選的時候將面臨選民的詰問:作為眾議院的多數黨,民主黨在任上取得了哪些值得夸耀的成就呢?

    觀察家
  • 日本勞動力短缺之難

    日本之所以勞動力短缺,絕不是因為日本的經濟形勢空前大好,而是因為日本是環球范圍內少子高齡化問題最為嚴重的邦家。

    觀察家
  • 德魯克論集團的社會責任

    一個有意思的現象是,很少有集團將公眾非常關心的社會責任列入核心價值,這是為什么呢?

    觀察家
  • 曼昆交棒

    為什么一個高校的任課教師調整會引來如此之多的關注和解讀?其原因就在于,曼昆這個教授并不是普通的教授,而他所教的課程更不是一門一般的課。

    觀察家
點擊加載更多